1970年,一部《小流氓》平地一聲雷,震撼了當時的香港社會!

黃玉郎憑着《小流氓》奠定他於漫畫界的龍頭地位。

《小流氓》的成功,歸就於黃玉郎的敏銳社會意識。70年代初期,社會的不景氣,犯罪率高。黃玉郎便利用當時社會背景,創造出形象鮮明的小街坊英雄--王小虎,更把當年欺壓群眾的黑幫形象化的描繪: "灣仔七虎","牛頭角四牛","荃灣十五狼"...等,處處惹人共鳴,誠是神來之筆。如此這般,小流氓由對抗街邊爛仔,到對付地方性有組織黑社會。而那時武打巨星李小龍的電影深深影響了香港,更間接刺激小流氓的銷量,打破了二毫裝過往的最高銷量:二萬五千本。《小流氓》銷量節節攀升,成為當時獨霸一方的銷量冠軍。

黃玉郎也在這時期自立門戶,自組公司,本身創作 爭取更大的自由度。

70年代初的漫畫題材多為描寫色情、 畸戀、變態、血腥與暴力,被當時社會人仕歸類為意識不良的刊物,常利用輿論加以抨擊之。漫畫製作行業的不自律與不團結,猶如一盤散沙,直接貶低了整個行業的社會地位。

黃玉郎為令社會不再看低漫畫行業,他首先着手將漫畫書尺吋加大,讓漫畫不再給予人們有“小人書”的感覺 ,黃玉郎於1972年成立[玉郎圖書公司],大膽的把小型書度改成大型書度。《小流氓由第52期開始,由每頁三行,改為每頁四行。幅數增加至十至十五幅,內容因此多了一倍。他還大膽地把小流氓》,由三十六小頁改版至二十四大頁,還加密格數,售價由二毫改為六毫,到了84期更進一步的由黑白變局部彩色印刷 。此 次大改動非常成功,銷量不跌反升。黃玉郎的收入由每期一千二百元升至二千五百元。

這次大改革令到從前不感興趣的書報發行商對漫畫大大改觀。而小流氓也因此得以打入東南亞以外國家的市場,甚至遠至美加的唐人街。

1975年10月,香港政府正式通過「不良刊物法例」,警方派員往書報攤取締,氣勢似要把漫畫趕盡殺絕。黃玉郎在四面楚歌的窘境下,邀同行共商對策。發起自律運動,將本身作品的暴力意識減至最低,更將當時銷路冠軍《小流氓》改名為《龍虎門》,此項大有遠見的創舉,大大提高了漫畫在社會中的地位,也為黃玉郎將來統一 香港漫畫行業事先埋下了成功的伏筆。

黃玉郎的自我發揮型連環圖技巧,勾出的人物面相充滿"英氣",引起了當時許多其他漫畫家的爭相仿效,於是一時間市場充斥數十本類似《龍虎門》的跟風作品,但劣作自然會被時間所淘汰,唯有《龍虎門》屹立不倒。

70年代10年間,黃玉郎作品計有﹕《龍虎門》,《鐵血螳螂》,《鐵金剛》,《龍虎門新傳》,《臭香港》,《趣怪漫畫》,並出版了2份漫畫日報﹕《金報》及《生報》,也染指報業,創辦了《遠東日報》,更成立了玉郎影業公司,將《龍虎門》搬上大銀幕。

1970年代,乃黃玉郎的起飛期。。。

 

小流氓 合訂本

 

 

小流氓--單行本創刊號

(實際上創刊於1969年12月)

 

小流氓 合訂本

保光出版社

 

超級珍貴《小流氓》合訂本第12期封面原稿

 

《小流氓》合訂本第12期

 

小傻仙 合訂本

 

龍虎門

 

龍虎門 合訂本

 

龍虎門新傳

 

     龍虎門新傳合訂本     雙贏提供

 

趣怪漫畫

 

鐵血螳螂

 

 

 

 

 

鐵金剛

 

勁抽! 黃玉郎

 

 

 

 

 

小傻仙AND壽星仔

 

小魔神 合訂本

 

臭香港

 

降龍十八腿 咭

 

金報

 

生報

 

小流氓貼紙

 

臭香港連載-小流氓新傳

 

小流氓新傳版頭

 

小流氓新傳復刻版

 

電影 龍虎門 美國版 DVD

 

電影龍虎門香港海外版 DVD

 

電影 龍虎門 英國 DVD

 

電影 龍虎門 歐洲 DVD

 

大家姐與大狂魔 (麗的電視同名劇集改編)

 

C.I.D.(無線電視同名劇集改編)

 

 

 

 

 

 

電影 龍虎門 招聘演員廣告

 

電影 龍虎門 海報

 

 

 

 

 

 

 

電影 龍虎門 劇照

 

70年代電影龍虎門 開場片段,以及王小虎、石黑龍出場

大家分不分辨得出哪個是王小虎,哪個是石黑龍?

 

電影 龍虎門 宣傳廣告

 

隨龍虎門附贈的鑰匙扣

隨龍虎門附贈的年歷卡

** 由于年代久遠, 而黃玉郎舊作卻多如繁星, 許多封面未能儘錄, 敬請原諒! **  


真假黃玉郎:

黃玉郎憑一部《小流氓》闖出名堂,一時間市面也紛紛涌現了模仿黃玉郎畫風的作品, 有些以相似畫風嘗試魚目混珠,有些則取了個渾水摸魚類似的書名如:《龍虎流氓》、《小黑龍》、《小老虎》、《龍虎堂》、《龍虎小群英》等,希望搭上暢銷《小流氓》的順風車。翻版《小流氓》的花樣更是不計其數,有的將原本的32開小型書型,翻印成較大的16開開書型,讓讀者覺得較劃算,誘人購買。有的內容與封面不符,純粹欺騙,較花心思的則找人模仿黃玉郎畫功,延續最新期的《小流氓》,并搶先在正版前頭推出(勉強也算是早期的漫畫同人志吧!)。

在知識產權觀念不太強烈的當時,正版與翻版的角力范圍只是局限於畫功以及故事內容,誰吸引得了讀者誰稱王,相對的,法律對於仿冒者并不能提供太大的約束力。當時百花齊放的出版業,一半功勞其實來自盜版市場,養活了不少的印刷以及發行商。

翻版小流氓充斥市場


翻版小流氓

玉郎型畫風:

黃玉郎獨創的“玉郎型”人物風格,正派主角濃眉大眼,粗柳葉眉加上充滿“英氣”的雙眼,赤裸上身時的肌肉紋路,雖然跟真實人體的肌肉構造有所出入,但是卻成爲了70年代最紅、最多漫畫家相互模仿的一種獨特繪畫風格。

當時市面上的所有武打格鬥類題材漫畫,都充斥著這種“玉郎型”風格的人物設計,可謂“眾書一樣”,黃玉郎對於整個香港漫畫行業的影響不謂不巨大。

許多在70年代嶄露頭角的新晉漫畫家,開始的時候,都是以模仿黃玉郎畫風的風格起家,多年以後才慢慢建立起自己的獨特風格。“玉郎型”畫風可說是所有出身於70年代漫畫家的啓蒙老師、臨摹對象。隨手拈來:黃國興、趙如德、牛佬(文啟明)、馮志明等90年代香港漫畫界的主流漫畫家,都是以“玉郎型”畫風起家。

漫畫界公認美術根基最強的《風雲》作者:馬榮成,出道初期詼諧作品如:《古惑小鬼頭》,裡頭的人物設計其實也深受“玉郎型”畫風影響,無一不長髮柳葉眉大眼。

馬榮成較後期格鬥作品如:《風流》與《金臂小子》的畫風雖說漸漸受到日本漫畫家:池上遼一、永安巧等的強烈影響,但在其成名作《中華英雄》的 初期稿件中,卻是以“玉郎型”人物風格詮釋其主角--華英雄,不知是否是因為身在《玉郎機構》?黃玉郎的要求?又或者大勢所趨而不得不放棄自身繪畫風格而改以“玉郎型”風格創作《中華英雄》。後來不知是否因為到“山月畫室”學畫,《中華英雄》到了中期才漸漸擺脫“玉郎型”畫法,建立起自己的“寫實型”風格。

華英雄首次出場,柳葉眉加濃眉大眼,有些許“王小虎”味道 經典“玉郎型”人物五官
 
著名漫畫家早期多是以模仿黃玉郎畫風起家
 
模仿黃玉郎畫風的作品

 

 

 

 

小魔神也難逃被仿冒厄運

 

黃玉郎名牌效應:

黃玉郎代筆封面作品:黃玉郎自組玉郎圖書公司後,習慣替一些旗下畫家編繪封面,因為那個年代無論內容如何,只要封面由黃玉郎執筆, 讀者們一看到熟悉的畫功,便會掏錢購買,銷量肯定上升,這也許就是漫畫界最早期的明星效應。

於是坊間出現了許多黃玉郎代畫封面的漫畫,如《小鷹王》(上官玉郎作品),而一些原本由黃玉郎執筆但後期轉換主筆的作品,黃玉郎也繼續為其製作封面,如《鐵金剛》(後期由上官玉郎接手) 、《龍虎門新傳》(後期由張萬有、李高接手)以及《鐵血螳螂》等(黃偉釗接手)。

除了代筆封面之外,“黃玉郎”三個字,爲了催谷銷售量還以各種名目出現在玉郎圖書公司多本非黃玉郎主編的作品上。如《小鷹王》創刊號的“黃玉郎編劇”,第2期的“黃玉郎監製”,這也是香港漫畫史上“監製”一詞的首度出現,甚至還有《鐵金剛》後期的所謂“編導”。

《小鷹王》黃玉郎編劇、監製兼封面製作

兩書皆是黃玉郎製作封面

一切由小人書說起:

本網站內文中提及的有關漫畫體積16開、32開本,其實乃是印刷出版行業形容書刊尺寸大小的一種術語。16、32開意思是一張標準大小的新聞紙(2張報紙般大)可以分割成的數量。例如:60年代前流行一時、從舊上海連環畫演變而成的一頁一格俗稱“小人書”的漫畫是64開本,即是一張新聞紙足以切割成64張(128頁)。70年代初期的小流氓細書是32開, 現時漫畫書度是16開,80年代的八卦週刊以及玉郎出品的漫畫王是比較少見的8開本。 出過一段短時期的橫版漫畫,大小也是16開,橫版印刷的原因是因為要遷就在出版單行本之前在漫畫報章連載的原稿。橫版漫畫也是香港漫畫的另一個世界首創。 

 
書度大小比例
 

現今書度

 

 

 

 

 

 

 

 

 

 

 

 

8 開 16 開 32 開 64 開

「不良刊物法例」風暴:

《小流氓》在79期至98期期間,銷量由7萬本狂升到15萬本,成為香港銷量冠軍漫畫。黃玉郎同時強力的打開星馬、越南,及世界各處所有唐人街的書店外埠市場。黃玉郎此時已經實至名歸的登上「畫壇至尊」的寶座,但是此時卻也遇上了入行以來最大的危機。

隨着市面上越來越多的漫畫出現,競爭越來越激烈,于是漫畫家們為了更進一步的提高漫畫的感官刺激以便吸引讀者,紛紛加重漫畫里頭的色情以及暴力的程度。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尺度過了火,尤其是暴力方面更是走火入魔,出現了盤腸大戰、血肉橫飛等血腥畫面。

歹角將人的五臟六腑都掏了出來,蔚為奇觀吧?

當時相對保守的香港社會的衛道人士以及社會輿論開始對漫畫里的「色情」與「暴力」展開討伐,輿論壓力迫使政府立法管制。197510月 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了「不良刊物法例」根據法例,警方可隨時派員至任何書報攤展開取締行動,有權充公銷毀任何警方認為可疑的漫畫甚至逮捕出版人或出售者,此舉搞到人心惶惶,一時風聲鶴唳,似乎要逼得漫畫出版品從此完全被禁絕。所有的漫畫家都因此陣腳大亂,黃玉郎在感到前途茫茫之際,覺得漫畫工作者不應該就此坐以待斃,是廣邀同行共商對策,發起自律運動,呼吁停止出版含色情內容的漫畫書。武俠格鬥漫畫則收斂打鬥的激烈程度,大幅度減少血腥暴力的畫面。漫畫同業過后更召開記者會向政府詢問「不良刊物」尺度,連袂至港督府請願陳情,希望能與政府取得共識,達到雙嬴局面 。

當時香港漫畫里常出現一劍穿胸,眼珠飛脫等血腥畫面(小流氓91期內文)

漫畫報熱潮:

這突來的衝擊,直接促使得他與黃光、上官小寶的合作的機會,三人共思對策 如何應付政府的強硬針對性政策。一輪腦力激蕩之後,三人決定鑚法律漏洞將漫畫以報章形式每日出版,因為報章并不歸類為“刊物”,因此不受「不良刊物法例」管制,再說報館組織行頭大,一旦報紙被沒收,輿論界會以妨礙新聞自由為名炮轟政府。﹝注:黃光以前曾出版《雷達漫畫日報》、《開心漫畫日報》而大賺錢。﹞

敲定了漫畫日報計劃後,黃玉郎和黃光合資創辦《生報》,1975715日創報。還是以漫畫《小流氓》主打頭牌。但是為了避免《小流氓》名稱給人有種不良刊物的印象,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將《小流氓》改名為《龍虎門》也創了香港漫畫連載中途改換名稱的先河。由於之前「不良刊物法例」的影響而停刊接近兩個月的《小流氓》以《龍虎門》為新名稱在《生報》重新重拳出擊,久渴逢甘露的忠實讀者,見到《龍虎門》復刊時格外的興奮,創刊第二天首版即賣罄立即加印4萬份應市。數日後再次6萬多份,銷量直線上升。

小流氓》98期最後一期

 

改名《龍虎門》連載於《生報》創刊

 

 

《生報》連載之後輯錄成單行本《龍虎門》第一期

 

隨着《生報》模式的成功,多份類似的漫畫日報相繼推出市面,如《金報》、《青報》以及《喜報》等,許多受歡迎漫畫都是先在漫畫日報連載,累計了兩星期的稿量之後再結集成單行本出版,成為了香港一種獨特的漫畫出版模式。

而原本懶散的黃玉郎,曾一個月或二個月才畫出一期書稿,但由《生報》定期每天出版,而迫使黃玉郎每天得完成至少一版漫畫,過後經黃光的激將法相逼,他更勤奮的將畫稿產量增至每天兩版。間接拜「不良刊物法例」所賜,日報規律的出版流程鞭策他全情勤奮投入,稿速、畫功皆突飛猛進,為日後創立「玉郎帝國」 奠定堅固的基礎。

黃玉郎也因《生報》以及後來創辦的《金報》的高銷量,收入蒸蒸日上,事業從此平步青雲,憑着他在漫畫界重要的江湖地位,進而大量拉攏各著名漫畫家,在及後短短的十年內以高姿態統一了全港漫畫市場。

198636歲黃玉郎在香港以經營漫畫出版的驕人成績,將玉郎機構掛牌上市,為香港漫畫事業帶向另一高峰。

70年代漫畫行業的危機巧妙的轉成契機,正是黃玉郎日後成功的最大關鍵!

漫畫日報中較著名的有1975年出版 的《生報》、《歡樂周報》、《歡喜周報》、《喜報》,1977年出版的《金報》、1981年《連環圖日報》等。

一直到1982年,由麗峰有限公司出版的《天龍報》出版之後,漫畫報的熱潮才告一段落。這一階段的漫畫報熱潮持續了大約10年時間,其中除了黃玉郎出版的《生報》以及《金報》屬常青樹之外,其他的多數處在艱苦狀態下經營。 話雖如此,每日出版的漫畫日報稿量需求高,需要許多漫畫新血加入,許多現今當紅漫畫主筆就是在這段求才若渴的時間入行,香港漫畫有今日的高手如雲,可謂是這段時間的時勢造英雄。上官小寶家族在10年間先後出版的4、5份漫畫報刊均以失敗告終,然而在龐大的生產過程中卻孕育出大量新秀,替90年代漫畫 界新局面奠定了基礎。

最後一份漫畫日報--《天龍報》

參考質料:香港漫畫圖鑒  作者:黃少儀、楊維邦

香港漫畫百花齊放:

因為1970年代的香港漫畫出版業風波不斷,漫畫從業員從善如流的對不利的大環境作出適應型的調整,後期許多成功的香港漫畫家便是在這段漫畫亂世嶄露頭角 。所以說1970年代的漫畫出版業是整個行業歷史上最黑暗但同時也正是最百花齊放、 最多姿多彩的一段時期。就猶如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其著作《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中的經典名言:“這是最好的年代,這是最壞的年代。”(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黃玉郎當時的妻子--夢妮,也是當年熱鬧漫畫圈的中流砥柱之一,擅長鬼怪題材的漫畫。

點擊進入:

許多漫畫收藏家也針對性的集中收藏這段時期的漫畫,使得這時期的漫畫價值高居不下。

若看官們想看看一些該時期的創刊號封面,請點擊〈完全黃玉郎大圖鑒〉特別附錄:香港懷舊漫畫圖鑒

特別鳴謝:Yan ,Kent Chu提供部份封面